十二生肖 下载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天山深處有故事】單志偉||礦山人物素描(之五)

伊犁銳角 2019-06-08 02:47:19

窗外風雪再大

也有我陪伴著你

伊犁銳角

為你推送暖心的美文


?

 ㄍ天山深處有故事》

之五:礦山人物素描

六十年前的一個深秋,一支由二十六人組成的奇異隊伍出現在新疆伊犁尼勒克縣的卡提布拉克。這群人身著軍裝,肩扛鎬頭,一個個灰頭土臉,他們來到緊鄰喀什河邊的一懸崖下,隊長寧國相看著頭頂烏黑發亮的煤層,把行李丟在大楊樹下,大聲說:"就這了!"

于是,兵團四師七十一團(原十二團)又誕生了一個新單位:焦炭廠

最初的焦炭廠,是一個軍管單位,挖煤的礦工都是建國初期從內地押來的勞改人員。這些人中有被我軍俘虜的國民黨軍官、被打成右派的知識分子,有違反國家對糧食的統購統銷政策私自倒賣糧食的,還有地主、土匪、惡霸等等。上世紀六十年代刑滿后就地安置,當時人們稱這類工人為"新生人員"或叫"老三"。后來又陸續分來了上海、武漢支邊青年,四川、山東的復員軍人,以及自動從內地遷來的"盲流",即盲目流動的人。


在這些人群中,有幾個人物我無法忘卻,盡管我那時還是個學生,但留給我的記憶仍然深刻,至今,在我的夢境里仍然經常出現這些鮮活的形象。

01


老歪,煉焦工,離異。


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大名叫什么,就連會計造工資表也把他的名子寫成老歪,聽口音象是江蘇啟東一帶。老歪是紅旗3號焦爐機側爐門工。原煤在焦爐炭化室燒煉成焦炭后,要摘爐門,將焦炭用推焦機推出爐體,然后將爐門關上,再用黃泥把門縫封死。從摘爐門推焦出爐到封爐門,老歪三下五除二干凈利索,別人要用十分鐘,他五分鐘結束工作,痩小的身影在機車上來回穿梭。班長打心眼里喜歡他。


老歪好酒,但量不大,往往是三杯酒下肚,眼淚鼻涕就下來了,話也壯了,底氣也足了,常掛在嘴邊的口頭語是:"我怕誰?天王老子都不怕。"人們便應合著他說:"老歪真是厲害。"


一年冬天,老歪喝多了,躺在公路上睡著了,當時正下大雪,不一會雪就把他蓋住了,一輛拉煤的汽車經過,司機感覺路中間有個凸起物,下車查看,才使老歪躲過一劫。


老歪也犯天下男人都容易犯的錯誤。礦上有個寡婦,男人在井下砸死了,寡婦帶著三個孩子,又是五七排家屬,沒有工作,靠夏天上山挖草藥維持生話,日子過的很是艱難。老歪便經常在經濟上給予一些資助,天長日久,倆人就那個了。平時老歪好吃喝,為人又仗義大方,往往是工資剛發沒幾天就光了。時間一長寡婦不愿意了,晚上拒絕給老歪開門,老歪對寡婦說:"干脆這樣吧,你在床頭畫正字,我每來一次你畫一筆,夠一個正字我給你結一次。"女人想了想只好點頭同意。可老歪不講信譽,到正字畫夠了總是找理由往后拖欠款,女人在三個正字畫滿后見老歪還沒動靜,就翻臉了,找到保衛干事許輝告狀,說老歪強奸她,許干事問共強奸幾次?女人說十五次,許干事又問第一次為啥不來告?女人臉紅,遁去。


老歪有兒子,前妻帶著兒子在浙江再婚,兒子現在是企業家,前幾年兒子把他接回內地安排在一高檔養老院安度晚年,有專人飼候,可養老院里即不讓喝酒還不許出大門。這對于散漫了一輩子的老歪來說,簡直無法忍受,他一氣之下重返新疆,回到焦化廠后,單位給他解決了房子及鋪的蓋的。


現在老歪每月三千多元的退休金仍然不夠化,喝多了的口頭禪是:"掙錢如便秘,花錢如拉稀,我窮的就剩下快樂和自由了。"

02.


王占祥、機電技術員


廠里的干部職工都稱他小王。小王的右大拇指缺失,原因不詳。他給人最深的印象是工作認真,凡事不求人。


有一年廠里庫房年終盤點人手不夠,領導抽調小王臨時協助袁訓成保管。當時三九寒天,庫房即沒有曖氣也沒有爐子,穿皮大衣也不頂用,有人提議通上電爐子,小王堅決反對,說是違反用電章程。工作快結束時,小王發現帳面上的螺絲數量與實物不符,差了一個,小王提出要把一箱子螺絲重新數一遍,袁保管不同意,說太冷了算了吧,小王說他自己數,重數后還是差一個,他就沿庫房邊邊角角找,最后在一個老鼠洞口找到了。王技術員盤點工作結束后就凍感冒了,在床上躺了三天。

他有個老鄉住在團部,距離焦炭廠四十五公里。有一年秋天,老鄉帶信給他要兩袋土豆,讓他找拉煤的汽車帶到團部,他不求駕駛員,他讓老鄉借一輛毛驢車,自己趕著毛驢車往山下走,老婆給他車上裝了一個西瓜,讓他路上渴了吃,走到七十九團農九連的黃土梁子時,他渴了,把西瓜抱出來準備吃,那毛驢瞪著一雙淚汪汪的大眼看著他,他心想,驢多辛苦啊,我比驢輕松多了。于是,把一個大西瓜全給驢吃了。


返回焦炭廠時,老鄉給他聯系了一輛便車,他不坐,他要步行回。本想抄小道走近路,結果在七溝八梁的大山里迷了路,太陽落山了,他還在山里轉悠。半夜一家哈薩克的牧羊犬不停地狂叫,牧人走出帳蓬看到了累倒在地上的王技術員,趕緊扶進帳蓬遞上一碗熱奶茶,那一晚,小王睡了一個有生以來最香的覺。

王技術員現在陜西某市安度晚年。

03.


張蘭香,五七排家屬


張蘭香,山東人,個子不高但壯實,屬于那種屁股大脖子粗,能生孩子能干活的女人。性格豪爽潑辣,嗓門很大,往往是不見其人先聞其聲。

張蘭香特別會做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職工每月的口糧百分之八十是粗糧。張蘭香用玉米面做發糕,剛出鍋的發糕黃燦燦的,冒著熱氣,象個大蛋糕,她用刀劃成小方塊,一塊塊松軟、膨暄,但這還不能吃,等發糕涼了后,再放在爐子上面的鐵絲架子上慢慢烘烤,直到烤的由蛋黃色變為醬紅色。這時家里的三個孩子早就等不及了,那放了糖精的玉米面發糕,一口咬下去酥脆,再咬一口松軟中帶著甜絲絲香味。孩子們狼吞虎咽,這時,張蘭香又給每個孩子盛一碗玉米粥,那粥里放了土豆丁、黃豆牙、蔥花、少許鹽,三個孩子喝完后把碗舔的干干凈凈。


張蘭香護犢子在廠里是出了名的。有一次她家老二同鄰居孩子打架吃了虧,哭著回家找媽媽,張蘭香二話不說沖到鄰居家,揪著男主人的頭發,從地上抓起一塊煤炭對著對方腦門砸了下去,頓時男主人血流如注,張蘭香說你兒子把我兒子打出了鼻血,我也讓你出點血,咱們扯平了。倆個小孩不到半個時辰又玩到了一起,兩家大人卻從此結下了怨仇。


張蘭香的老公是轉業軍人,在廠里是警衛,那時的警衛都配備步槍,俗稱"老七九"。一到冬天,山背后水磨溝的黃羊三五成群。他老公的槍法準,打黃羊從不跑空。有一次打了一只大公羊,太大背不動。張蘭香看天都黑了,丈夫還沒有回來,就打著手電筒到水磨溝去找,她看見老公坐在黃羊傍邊發愁,大步上前,把電筒往老公懷里一塞,左手抓前蹄右手抓后蹄,一躬腰將羊搭到雙肩上,一口氣背回了家。


八十年代初,張三香一家調回了山東老家,如果還在的話,也該是八十多歲的老人了。 

04.


肖玉科,礦工,右派


肖玉科是四川人,大學文化,家庭出身地主,在反右運動中被打成右派,發配新疆勞改,于是就瘋了。


他有許多怪異的舉動,比如每天一個人自言自語,嘴里不停地嘰嘰咕咕,誰也聽不清他到底說些什么,口袋里裝一個大釘子,有事沒事就往墻上寫字,字寫的很漂亮,因為是個瘋子,誰也不計較他寫的是啥內容。

當時一礦有兩棟房子,是單身礦工的宿舍,一棟是革命群眾住的,另一棟住著地、富、反、壞、右,肖玉科自然要和黑五類們住在一起,但他從來不住宿舍,每天晚上跑到煉焦爐的火道旁睡覺,而且他在井下挖煤危險的地方從來不去,挖煤時只要聽到周圍聲音或氣味異常,他跑的比誰都快,直到退休他身上都沒擦破過一塊皮。


和肖玉科一起挖煤的年輕人感覺井下工作太枯躁無聊,就拿肖玉科尋開心,他們讓肖玉科聽從口令:立正、稍息、向右看齊、向后轉,但還是覺得不過癮,就命令他把褲子脫了赤條條地站著,小年輕們用礦燈照在肖玉科的下身,然后把煤渣灑在他的下體,坑道里便傳出放蕩的笑聲,肖玉科也跟著嘿嘿地傻笑。


肖玉科也喜歡女人。一礦的理發員是個武漢的支邊女青年,嗓門粗獷、沙啞,長得頗有幾分姿色。肖玉科每次理完發,就愛摸一下理發員的手,理發員就用武漢話笑話他:"個保大媽日養地,你是不是又想老婆了?"肖玉科臉上露出羞澀的笑容,嘟嘟嚷嚷走了。


也有人見過肖玉科爆怒。


那是一年夏天,一礦食堂喂養的一頭母豬發情了,騷味順著風飄到了山背后的水磨溝,一頭公野豬半夜聞著味找來了,豬圈是一個大坑,公豬就跳進去了,完事后公豬怎么也跳不出來,天亮后飼養員來喂豬,發現多了一頭,就跟領導匯報了,領導見過世面,一看是頭野豬,便指揮職工亂棒打死改善伙食,食堂做了一大鍋紅燒肉,吃得全礦職工群眾滿嘴流油。


肖玉科由于下班晚了點,等他從井下出來洗完澡來到食堂,紅燒肉己經沒有了。他滿臉通紅,脖子青筋爆起,在食堂門口一跳三丈高,嘴里又吼又叫,引來了很多看熱鬧的人。


八十年代初肖玉科退休,被老家的一個親戚接走。不久便傳來他去世的消息。







后記

《礦山人物素描》僅僅記錄了四個小人物的一點工作、生活片段,若想把整個礦山大大小小的人物寫的血肉豐滿,精彩紛呈,豈是我這支禿筆能完成的?看看山坡上那一座座墳墓吧,那一座里不埋藏著一個個驚心動魄、撕心裂肺的故事?

現在竟然也有人叫我老師了,這對于我這個一輩子都吊兒郎當、玩世不恭的人來說,實在難為情,但我又不能向他們逐個解釋,臉皮也就一天天厚了起來,真是無恥。


還有文友說我的文章幽默、詼諧,你哪里知道,我是把憂傷的情感,用快樂的方式表達出來。我要告訴你,你看到的是一張面具,那面具的后面,早己淚流滿面......





未完待續

寫不盡的人間百態,道不完的酸甜苦辣。誠邀你繼續關注《天山深處有故事》之六:從唐布拉到喬爾瑪。敬請期待!

文/單志偉

編輯/落花滿肩

圖/單志偉

end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每日為你推送最暖心的故事

識別二維碼

關注我們

作者簡介

單志偉,四師七十一團雙新煤業公司員工,出生在上世紀鋼鐵年代,軍墾二代。世間從來不缺無趣乏味的正人君子,缺的是風趣詼諧、個性張揚、幽默而又犀利、即有文化又有內涵的騷客。

銳角推薦閱讀


【天山深處有故事】單志偉 ll 礦山軼事(之一)

【天山深處有故事】單志偉 ll 我是如此的愛你,我的礦山(之二)

【天山深處有故事】單志偉 ll 那河、那魚、那個夜晚(之三)

【天山深處有故事】單志偉||李寶其人(之四)

【大地走筆】單志偉 ll 南疆之行見聞錄(之一)

【大地走筆】單志偉 ll 南疆之行見聞錄(之二)

【大地走筆】 單志偉 ll 南疆之行見聞錄(之三)

【人世滄桑】單志偉 || 抹不掉的記憶

【生活視角】單志偉|散文三題

【單志偉散文】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外一章)


廣而告之

各位文友,粉絲,大家好!

伊犁銳角經過近兩年的運作,已經團結了一大批作者和粉絲,在新的一年里,為了能給廣大讀者提供更好的精神食糧,提高伊犁銳角的發稿質量,銳角編輯部對發稿時間做出調整。

經研究決定,從2018年2月1日起,實行每周(一、三、五)三期發稿,每期發稿2篇或以上的發稿制度。為作者提供更好的服務,多發好稿。

望廣大作者、粉絲和讀者知曉,積極投稿,積極宣傳伊犁銳角,不斷提高伊犁銳角的知名度,共同建設好我們的精神家園。


伊犁銳角編輯部 ?2018年2月1日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我們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贊美?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十二生肖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