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生肖 下载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周尊圣:借得江山三分色,裁我天山一段紅

瞄準再開槍 2019-06-07 22:56:47


這個時代沒有大師。走在你前面的人,他不是大師,但會阻礙你的前行;走在你左右的人也不是大師,但會左右你的前行;走在你后面的人,有可能是大師。


小時候大家大概都有這樣的經歷,母親對蹣跚學步的我們說:孩子,往前走,不要怕,媽媽在后面看著你。

真正的大師是背后的那個人,她可能是我們的生身母親,也可能是這個時代,無論哪一種,那股強大的精神力量,始終在推動著我們向前走。懷著這樣的心境去作畫,努力用純真的藝術去感染更多的人,是一個畫者應該做的事。


我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在二十幾年的時間里二十幾次深入遙遠的新疆腹地,不知疲倦地描摹廣袤的瀚海戈壁、天山大漠、絲綢古道,前幾天有記者采訪時問,是一種什么樣的精神支撐著我在繪畫的道路上如此堅持?


這大概源于一種英雄主義情結。十幾歲的時候我就知道李可染、齊白石、徐悲鴻。那時候你隨便問一個畫畫的小孩長大了要干什么。很多孩子會告訴你,他要做齊白石,要做徐悲鴻,我也是……不知者無畏,這種童稚的向往本身帶有英雄主義色彩。長大后捫心自問,你能當李可染嗎?不能。但是可以做一個僅次于李可染的好畫家。

?

1958年在黑龍江出生,但爺爺當初闖關東的時候,是從膠東榮成走的。80年代我開始跟“冰雪山水畫”創始人于志學先生學習冰雪山水,畫了12年,在這其間我感覺一個畫者要走出自己的路,必須選定自己的題材和風格,而且要作為一個課題去研究。東北多丘陵,沒有西北山川那種高亢激昂的感覺,所以早在1990年在林口縣衛生局工作的時候,我就訂閱了《新疆日報》和《新疆畫報》,連快遞員都忍不住向收發室打探:你們單位有新疆人?他不知道我的用意。

?

19945月,即將從中央美術學院畢業之際,我第一次徒步走進天山。沒有路也沒有問路,在一個半月的時間里,我把南疆北疆踏尋了一遍。新疆的雪山終年不化,但是西藏、四川也有,真正能代表新疆地域特色的是那一望無際的沙漠。在南疆塔克拉瑪干邊緣的阿克蘇地區,有一片700多平方公里的赤色砂巖,那里寸草不生,鐵紅色的山體風骨遒勁,第一次觸摸這塊土地,我的心底深處就涌動起一股莫名的沖動,像天上滾過一陣沉雷,接著狂風帶著驟雨呼嘯而來……一定要畫下來。用紅色。

?

要想開啟一扇大門,首先要找到鑰匙。但這塊從沒被人觸摸過的紅色土地,要怎么畫?魯迅說,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可是在繪畫這條路上,走的人多了,便沒了路。中國傳統繪畫的技法,和我要畫的“紅山”完全是相反的,用傳統的“勾皴擦點染”根本表現不了“天山紅”,“五色亂目”,中國繪畫講究水墨丹青,“可居可游”,可擺在我面前的是一片光禿禿的紅色山體,沒有花草樹木,沒有亭臺樓閣,如果我畫出來學界會認可嗎?藏家會喜歡嗎?

??

在那之后的六年時間里,我一直在觸摸、思考,但是不敢畫。2000年年三十,我到大集上去買對聯、燈籠等年貨,走進市場,那一條街都是鋪天蓋地的紅顏色,不論是懷里抱著孩子的婦女,還是攤前抽著煙的漢子,他們臉上無不洋溢著節日的喜悅,眼前的景象一下子激發了我。回到家之后,我把對聯扔到地上就去調顏色,一宣而泄,這是我的第一張“天山紅”。

?

我剛開始畫的時候叫“天山水墨畫”,后來一些搞美術理論的老師說:這個說法不對,這是外國人對中國畫的提法,你畫的是純正的中國畫,應該叫“天山山水畫”。后來又上升到“天山紅”,再后來有一段叫“中國紅”,接下來又上升到“東方紅”。中華民族是傳承紅色文化的民族,比如在國外,通常看到門面上的紅對聯、紅燈籠,就可以判定這是一家中餐館。民間有諺,“無酒不成席,無紅不成喜”,紅色在中國人心里帶有精神皈依的色彩。在國內辦展覽,我一定會叫“天山紅”,因為它源自天山,到國外辦展,可能就叫“東方紅”。

??

自打畫了第一張畫,一發不可收拾,有越來越多的人喜愛“天山紅”,也得到了學界認可,我感到很欣慰。此后每次去新疆,就像去擁抱久別的情人。我深知,如果身在此山中,創作的熱情不會持久,時間一長就容易麻木,所以每次停留一段時間就回北京。回去一年半載之后,日思夜想,輾轉反側,覺得自己還要去,還要去研究那塊土地。


二十多年里,我一次次帶著問題去,不斷追尋、叩問,于是有了大家現在看到的風格。近幾年,在那紅色的山體上,滿密中有了“留白”,可能是一束光、一片云、一汪水,那是我與她精神往來的窗口。

?


如果說“天山紅”是對天山大漠、祖國壯麗河山的謳歌,那么“胡楊”系列作品則是對生命意義的探索。胡楊“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是西北荒漠戈壁具有典型地域特征的植物,素有“沙漠守護神”的美譽。怎么用畫筆去表現?太難了。

?

我為什么敢畫?四年前,我的老母親去世了,那一份留戀讓我痛苦得撕心裂肺,也觸發了我。母親去世后,我一直在思考生命的意義。到了我這個年齡,我越發尊重那些年齡大的人,他們步履蹣跚,支撐著活到八九十歲,是多么不易……我們年輕的時候上躥下跳,上山觀日出、下海捉鱉,等到年歲大了,身體出現各種不適,又該如何去對抗、承受,安穩過完這一生?刨除前面醞釀的時間。我帶領著學生用一年時間搞出了胡楊的創作。

?

寫生從很熱的時候開始一直持續到胡楊林里飄起了雪花,本來就不胖的我瘦了十幾斤。那是嘔心瀝血地在探索生命的意義。那一年我都忘了自己是怎么過的。我把手機關了,不知晝夜,不思飲食,把自己也忘了。我一共畫了200多幅大尺幅作品,最小就是丈二,“大西北”“大天山”“千年胡楊”的精神,用小尺幅是表現不出來的。尤其是我今年625日在新疆國際會展舉辦了“不朽的胡楊”專題畫展,敢把胡楊列為一個專題的人,應該說是一個瞧不起自己的人,瞧不起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狂人。

?

在生命深處,我與胡楊相遇。中國畫是對生命的體驗。李可染有一方“白發學童”的圖章,當人到了一定的年齡,要學會放下。但是這一天不是等來的,在之前的幾十年的每一天你都在修煉、提高,始終在學習的過程中,到了七八十歲,才有如此體驗。

?

?

藝術創作,永遠感謝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一個畫家想畫出自己的風貌很難,即使作品風格、圖式、色彩、繪畫理論、體系已經形成,風格僵化的問題也會不斷出現。但一個好的藝術家對自己、對藏友都要負責作品不能停滯不前。未來天山紅、黃土坡、黑土地都將作為我的創作主線不斷衍生出新的作品。(周尊圣在藏友見面交流會上的講話,陳麗媛整理)




?展訊——


展覽“周尊圣中國畫精品展”

時間:91日至8

地點:青未了畫廊(濟南市馬鞍山路2-1號山東大廈大堂)

?

周尊圣,1958年生于黑龍江林口縣,現為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畫院畫家、研究員、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畫學會理事,新疆師范大學美術學院碩士研究生導師。

?


? ?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關注公眾號瞄準再開槍

?

?

?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十二生肖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