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生肖 下载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馬鹿歸天山》——縉云人的小說!(完)

縉云優生活 2019-07-01 00:47:54

原標題:馬鹿歸天山

(四)


林則徐一行人路過吐魯番時,一路干旱缺水。走著走著,忽然發現有一片綠洲,灌渠整齊,流水清澈。林則徐好生奇怪,于是下馬車仔細察看,并請教老農:“水從何來?”老農告知:水是從地下的洞中穿流過來的。咱們叫“坎兒井”。原來它是從山地水源挖一個暗渠,長度不一,每隔20—30米有一通地面的豎井,各個豎井的深度,沿山坡往下逐漸遞減。暗渠的水引流到田莊附近后,就經明渠涌出地面,用以灌溉農田。

林則徐洞悉“坎兒井”原理后,經過深入研究又加以改進,每隔3—5米挖一口井,井下連環相通,水由井內水道往下流。并積極推廣應用到了各處的墾地,于是成效大顯,綠洲遍地涌現。當地人心懷感恩,自發地將“坎兒井”改稱為“林公井”。


時間就在墾荒地和興水利中匆匆而過,轉眼就到了十月底,林則徐又奉旨到哈密墾地。原來哈密幫辦大臣恒毓曾上奏,說是哈密以東的“塔爾納地方有官荒八千余畝,堪以開墾”。于是道光帝又下旨布彥泰,著令林則徐與即將離任的喀拉沙爾辦事大臣全慶一起前往塔爾納(即沁城)詳加勘察。


十月二十九日,林則徐一行剛對塔爾納民荒地畝踏勘完畢,在返回哈密府衙門口時,衙署門前突然涌來百余人環跪道旁,攔車遞呈訴狀,齊聲喊冤。經詢問,這些人中有軍有民,有商有紳,他們義憤填膺,遞上的狀紙一張接一張,紛紛大聲控訴郡王伯錫爾的種種不法行徑:

“我們哈密綠洲的肥沃田地全被伯錫爾霸占了。不經他的允準,任何人不得墾地耕種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怎能由他如此橫行?”


“我們不僅要將所有田租交給王府,而且市肆、關鄉、瓜園、菜圃等,皆要交納地租,連煤廠、木山也要繳納利藪。還讓不讓人活了?”


“就連當地駐軍修理軍庫等設施需要拉土時,他也要收取每車幾十文的稅錢呢。簡直膽大包天!”


“天山的野生馬鹿也全歸了他家所有,我們撿只鹿角都要被當賊抓起來拷打,并沒收加罰款。如今他的莊園里鹿角堆山,還關押著幾十頭狩獵來的活馬鹿,用來宰殺飲血呢。著實可惡!”


“他將城郊的墳地筑墻圍占,我們人死了送去殯葬,都還必須交銀兩后始準掩埋呢。這是哪家王法啊?”

這伯錫爾敢于如此胡作非為是有來頭的,他早被朝廷晉封為郡王,地位顯赫,人稱“哈密王”。他在京供職多年,深受朝廷恩寵,返回哈密養老后,自以為爵高位顯,身價百倍,不可一世,便趾高氣揚、專橫跋扈起來。不僅欺壓屬地維吾爾族人民,就連駐哈密的軍政官員和辦事大臣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林則徐對他的劣行早有耳聞,郎中的無奈和訴苦,公馬鹿春盼屁股上的箭鏃刻字,都深深地刺傷過他的心。然而,這時他的身份還是一個戴罪的謫臣,無權無勢,眾人所告之事純粹不在他勘地的職責范圍之內呢。伯錫爾的身份地位特殊,就連幫辦大臣恒毓等也滿懷恐懼,深感棘手難辦。


林則徐左思右想,權衡利弊:此事如果處理不好,自己不僅入關回京無望,而且還要罪加一等,這是個人的失。但眼看著哈密軍民商紳受盡欺凌而冤情無處申訴,假若袖手旁觀,不敢為民伸張正義,那就是自己的過。要是嫉惡若仇,仗義執言,秉公辦事,求得一方百姓安耽,那是人民的福。做人就要堂堂正正,舍己為民,畢竟百姓的福大于天啊!于是他仔細批閱狀紙,查看檔案卷宗,取了人證后,與恒毓等人連夜商議,決心與伯錫爾較量一番。

為了處事萬全,林則徐次日上午就將眾人所告伯錫爾的罪狀一一羅列好,派人快馬加鞭呈送給布彥泰將軍知曉,并言明了全力協助幫辦大臣恒毓嚴肅查辦此案的決心,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接著就叫恒毓派衙役傳喚伯錫爾到衙接受審訊。


別看郡王伯錫爾平時耀武揚威,其實是個銀樣镴槍頭,他昨夜聞聽有百余人在府衙門外攔車狀告他不法,恒毓和林則徐已經接狀立案后,知道大事不好,害得一夜無眠。這林則徐可不是好惹的,他對英國紅毛子都說打就打呢!于是伯錫爾吃了早飯后就主動前來衙門抵賴,與剛想出門傳喚他的衙役打了個照面。


伯錫爾來到大堂坐下,面對林則徐厚顏開脫道:“本郡王不知詳情,各種違法之事皆屬下所為。不過,下不教,王之過。我愿將東新莊熟地一萬畝呈獻充公,以便招民耕種。聊表悔過之意,切莫升堂而難堪于本王。”

林則徐當即指出:“無論南北各路,寸土皆屬天朝,皇輿一統之內,無寸土可以自私。郡王屬下倘有借端勒索之人,即須重治其罪,不稍寬貸。”伯錫爾理屈詞窮,無言以答。面對義正辭嚴的林則徐,伯錫爾只有點頭稱是,表現出從未有過的恭順。見郡王主動前來示弱求饒,恒毓樂得順梯而下,免得鬧僵而騎虎難下,故而準其所言。


威風大煞的伯錫爾最怕林則徐緊追不放,事后連忙跟隨林則徐和哈密官員,赴東新莊子勘田丈地,將熟田和未墾之地一萬畝全部充公。


伯錫爾強占田畝的事總算了結了,可林則徐卻乘勝追擊,還緊緊揪住一事不放:“據民所告,郡王濫捕濫殺天山馬鹿,至今莊園里還關著幾十只馬鹿,致使本地野生馬鹿數量銳減;且強取豪奪而不讓百姓進天山撿鹿角,導致藥房的鹿角膠絕跡,體虛重病患者無藥可救。可有此事?”

“這......也都是手下的打獵隊為了邀功而擅自妄為的,并非本王指使。如何處置悉聽尊便。不過那些馬鹿角我只能捐出一半供應本地市場,因為宮廷太醫院與我訂有合約,每年都要我提供大量的鹿角膠,王公大臣和嬪妃們進補身子,就認準咱伊犁產的鹿角膠呢。不然我吃罪不起!”伯錫爾知道瞞不過去,額頭沁出汗珠,趕緊搪塞。


“俗話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容我帶人與郡王一道前往貴莊園,將所關押馬鹿清點后放歸天山;把所囤積馬鹿角的半數供應本地藥房,以熬膠拯救民疾。事后府衙一并奏明皇上,言郡王深明大義,已然主動將功折罪!何如?”林則徐心中暗笑,故意將“奏明皇上”說得一字一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伯錫爾心虛,盡管心有不甘卻連連點頭。

林則徐和手下跟著伯錫爾到了郡王府,差人拉走了六馬車的馬鹿角,然后打開關押馬鹿的莊園大門,一清點,大大小小的馬鹿竟然有六十八只之多!更令林則徐驚訝的是,公馬鹿春盼一下躥到林則徐跟前,抬起前腿緊緊抱著他哀鳴不休。林則徐伸手抱著牠的頭,看著牠頭上被人為鋸去鹿角后留下的茬,禁不住潸然淚下:“快去吧,帶著妻兒和同伴回天山樂園去吧。”說完一把將春盼推出大門外。春盼回首向園內鳴叫了幾聲,其他的馬鹿就跟著蜂擁而出,向著天山絕塵而去。


善有善果,天無絕人之路。到了十二月,林則徐終于在哈密接到道光帝的赦免詔書,“加恩賞四五品后補京堂”,進京聽用。林則徐處理好一應善后事宜后,在兩個兒子護衛下,于當月離開哈密城的東大門,遵旨起身回京而去。哈密軍民依依送別,鹿角膠、牛肉干、葡萄干、小杏干,給他塞了個滿懷。鞭兒響,馬車歡,恰似被囚馬鹿歸天山......


(完)



往期回顧:

《馬鹿歸天山》——縉云人的小說!(一)

《馬鹿歸天山》——縉云人的小說!(二)

《馬鹿歸天山》——縉云人的小說!(三)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十二生肖 下载